民俗文化

联系我们/CONTACT

电话:022-28236821
企业邮箱:hbshcbb@163.com
公司地址:天津市西青区友谊南路延长线与梨双路交口洛卡金融广场9层
微信公众号:天津市河北竞博app下载地址
扫描二维码加关注

民俗文化

燕赵悲歌——河北梆子

 发布人:天津市河北竞博app下载地址     发布时间:2015-06-25      作者:    


       一个剧种是一种文化的产物。地方剧种也必定是历史文化与地域文化的胎儿。河北梆子是苍凉、悲怆的山陕梆子与“慷慨悲歌”的燕赵文化传统相契合的产物,它渗透的是燕赵文化的血脉,体现的是燕赵文化的神韵。  
 
      地理环境对地域文化的形成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“各类文化类型因而都若明若暗地熏染了地理环境提供的色调……地理环境也可以直接赋予某些文化产品以色彩。”燕赵文化的形成与地理环境的关系更为显著。  

      燕赵地区地处中原与北方游牧民族的交界点,无论在经济还是政治上,始终处在一个特殊的地位。古代很多有名的战争都在这里发生,有些战争还对中国历史的发展起到了某种决定性作用。也正因为燕赵地处边境,造成其经济和政治上的边缘化。“当政治势力控制着北方时,这一地区政治上虽然代表燕赵,经济上却仍要依赖于南方,因而并不注意北方的经济发展。在政治势力控制着南方时,燕赵是其阻止北方游牧势力南下的一道屏障,其经济上的发展同样得不到重视。”长期的边缘化地位,使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人民在心理上承受着很大压力。精神上的压抑,生活乃至生存的艰难,必然会使人的内心充满悲苦和无奈。  

      历史环境对河北梆子有着深刻的影响。  

      自古以来,燕赵就是中原农耕文化和北方游牧文化冲突和对抗的主战场,这既有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不同生产方式和不同文化的冲突,又有不同利益集团间的利益争夺。不断兴起的战争对燕赵文化“慷慨悲歌”传统的形成有着特殊的作用。这主要表现在,不断的征战,打着各种番号的队伍你来我往,不断在当地招募士兵,发生冲突,战争成为当地百姓的惯常生活。这里的人们,见惯了生的短暂,死的无常。随时都可能降临的战争对生命时时造成威胁,使他们对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有了自己的认识:他们并不看中生命的长短,而更看重生命一时的辉煌闪耀。他们更崇尚所谓的侠士风度,“重然诺,轻生死”的人生观受到极大地推崇和昭彰。因而在这片土地上,会产生荆轲刺秦王的惨烈,会产生《赵氏孤儿》剧中前赴后继的悲壮牺牲,会产生狼牙山五壮士的壮举……


       时代精神对河北梆子的产生有着催化作用。
 
    “言之不足故蹉叹之,蹉叹不足故歌咏之,歌咏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”当生命的弹性被挤压,最好的宣泄应该就是戏剧了吧?!河北梆子的唱腔就是勃然爆发的生命之声。那火炽、热烈、高亢、激昂的腔调,那淋漓痛快的情感抒发,令人闻之热耳酸心,细品之下,却又分明体味到了悲怆、凄厉甚至有些杀伐之气,体现出一种生命的质感。这也是河北梆子剧目中存有大量英雄史剧的原因。即使在更多的旦角戏中,其中的女性形象也充溢着这种英雄之气。如《陈三两》剧中的陈三两,虽身处困境,地位卑微,但与做高官却行为卑琐、见利忘义的奶北李鸣相比,更具有侠肝义胆的英雄气质。《杜十娘》剧中的杜十娘,这个浸透了中国古代女性最深重苦难的悲苦灵魂,面对李甲的负心、始乱终弃;孙富的卑鄙,为富不仁;社会的龌龊不公,她悲愤难抑,将自己辛苦积攒价值连城的珠宝,在李甲和孙富的目瞪口呆中一件件投入滔滔江心,最后毅然投江自尽,不也有强烈而鲜明的宁为玉碎、不为瓦全的大丈夫气节吗?……这种人文精神,经过长期的渗透和影响,成为燕赵文化的基本特质,也成为河北梆子剧目的基本主题和鲜明色调。
 
      当社会处于和平稳定,生活处于安逸无忧时,这种慷慨悲歌表现为散漫、闲适的心态,或是放浪形骸,或是隐于内心深处。而一旦社会出现动荡,或者人心感到压抑时,这种潜藏于心底的意识便会觉醒、跃动起来,寻找着突破的缺口或方向。河北绑子也不例外。
 
       河北梆子诞生在清中后期,无论在政治还是经济上,在经历了康乾盛世之后,已经显露了明显的颓势。生活的不安,政治的腐败,列强的觊觎,使地处京畿之地燕赵地区的人们首先感受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。压抑的情绪需要宣泄的渠道,而宣泄的形式可以有现实的,也可以有非现实的,也就是艺术的或文学的。河北梆子高亢激越的唱腔、悲怆炽烈的音调,质朴、粗粝的表演,充满悲剧色彩和悲愤情绪的剧目,恰合了这种民族情绪宣泄的需要,与时代的要求和民众的心理产生了契合,慷慨悲歌的文化心理传统在此时又被重新唤起。这是河北梆子产生并发展迅速的时代背景和社会环境。
 
     “……不管在复杂的还是简单的情形下,总是环境,是风俗习惯与时代的精神,决定艺术品的种类;环境只接受同它一致的品种,淘汰其余的品种。”从这个意义上说,河北梆子是地域文化的孩子,也是时代精神的映射,是社会心理的诉说。